柒鹿

[红海行动]听风

刚看完电影就来搜有没有太太写文。刚巧看到,感动。

百病始生:






后来李懂经常会想起罗星,在每个罗星拒绝见他的时候。这其实是个伪命题,因为罗星一直拒绝见他,换句话说,他一直想起罗星。













肾上腺素飞速飙升后带来深入骨髓的疲倦,他陷入一场身体强制性的昏睡中,再次醒来时浑浑噩噩,不知今夕何夕,他出门抽了根烟。



是罗星教他抽烟的。



罗星。



那时他刚分给罗星,罗星笑他看起来白白嫩嫩,让他抽根烟来点所谓男子气概,却不想想罗星自己长得也和五大三粗画不上什么关系,那时候罗星笑他小鸡崽一样的身材,笑他一被人关注就紧张的小毛病,笑他每次训练时的过呼吸。



所以罗星开始教他,李懂也不知道罗星哪儿来的那么多匪夷所思责任感和严苛的要求,他愤愤不平,而罗星理直气壮:我要的都是最好的。



罗星是有这个资本的,他是潇洒的、自信的、杰出的、了不起的。他是努力的、坚韧的、顽强的、令人骄傲的。



他想到罗星,烟就这样烧到了指尖。



但是他现在什么都没有了。



李懂觉得难受,一股莫名的情绪在胸膛里翻滚不息,却没个出路,整个胸口都撕裂般的疼了,却掉不出一滴眼泪。



罗星啊,他想。罗星啊。



没有人责怪他,甚至他自己也明白那一颗电光石火的子弹与他无关,要是实在说他做错了什么,就是没有用自己的肉体去拦下那一颗要了命的子弹。可是他是真的愿意。



这想法可能幼稚可笑又想当然,但是他真的愿意。罗星还那么年轻,罗星还有那么长的路要走。



罗星啊。



他想到罗星,想到躺在病床上的罗星,想到他醒来时失去了自己引以为傲的一切,那些熔岩般的情绪一瞬间熄如死水,他那一颗心泡在这沉寂的水里,好像也失去了跳动的力量。



他听到后面有声响,回头看见佟莉揣着手站在他后面,斜倚着墙。



“睡不着?”她问。



“睡不着。”他说。



佟莉看了看他,垂下眼,从兜里掏出了一颗糖。



“吃吧,”她说:“甜。”









罗星稳定后就回了国内继续治疗,从此以后李懂几乎失去了他的消息,说是几乎,是因为从顾顺嘴里,偶尔还能得到些消息。



“做了第二次手术了。”顾顺说,“听说应该顺利,不过弹片穿过他第六胸椎,想要站起来怕还是有男的。”



李懂不说话,顾顺也不在意,他翘着腿擦着自己的宝贝枪。



“我和你说的事,你和队长说了没。”顾顺问。



“……”李懂扭头看了看他。



“别耽误了,要练趁早,哪有当一辈子的观察员的。”顾顺说,漫不经心地:“罗星的人怎么也不能差啊。”

















年假批下来时李懂又去了趟北京,罗星的电话早就换了,他发出去的微信也石沉大海,事实上罗星的联系方式根本没那么神秘,也就是部队里打个招呼的事。



再不济。



哪怕是再不济,他也知道罗星的家在哪儿。



是哪一年的休假,罗星揽着他的肩膀说带他好好玩玩北京,他就跟着去了罗星家里,两个人三天里骑着自行车把北京城逛了个遍。



但他不能去。



他不知道会看到一个什么样的罗星。



他就站在北京,他掏出手机想给罗星发条微信,打好了却又删掉。



他不知道还要说些什么。



















佟莉开始喜欢吃糖,但是她再也没有买到张天德那种土里土气的糖果,她的口袋里装着各种各样的水果硬糖,新来的队员问她,她撕开一颗塞进队员的嘴里:“提神。”



李懂开始坐在角落里擦枪,他有时候试着回想罗星以前都在做些什么,却发现每个人的生活并没有不同。



他没有什么特别的想念罗星的办法。















是演习后的第二天,李懂醒来,手机收到了一条新的微信。




罗星:我就说你是最好的。












END



评论(2)

热度(129)